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酒水资讯 正文

酒业资本热下的冷思考:钱能买到一切?

admin 2020-08-11 酒水资讯 154 ℃ 0 评论

8月4日,江苏综艺4.615亿收购枝江酒业71%控股权的新闻刷爆朋友圈。这不是个例,今年有关业外并购的新闻不少。

7月30日,名品世家(835961)发布公告称,公司正推进与合作方西安宝德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宝德股份”)洽谈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交易双方尚未就相关事宜达成一致意见,该股权转让事项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关于名品世家的股权转让方面的公告信息已出现多次,此前,名品世家也与“海银系”下的上海五牛投资有过接洽。

对于酒类行业而言,即便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今年业外资本“饮酒”的事件也不少见。今年为何酒业还会持续出现“资本热”,这些资本热的背后意味着什么,该如何实现资本最大的价值呢?

1、新一轮“资本热”来袭

尽管突如其来疫情给酒业造成了一定影响,但资本对酒业的关注热度依旧不减。资本大鳄“海银系”、“复兴系”等纷纷瞄准酒类企业,纷纷“饮酒”。

5月27日,金徽酒发布公告显示:亚特集团与豫园股份于5月27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亚特集团持有29.99998%的股份以12.07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豫园股份,交易额达18.36亿元。豫园股份将成为金徽酒的新控股股东,而豫园股份的背后是复星集团。金徽酒成为豫园旗下白酒“第一股”。

6月5日,ST岩石公告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原拟收购章贡酒业和赣州长江实业各9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将被终止。此举意味着海银系在白酒市场的扩张将另寻良机。

6月3日,名品世家发布公告称,公司正与收购方上海五牛投资(海银系)积极推进收购事项。

7月17日,宝德股份发布早间公告称,公司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名品世家不低于52.96%的股份,并争取促成将名品世家100%股权转让给公司。这也意味着此前“海银系”的收购计划已告终结。

7月30日,名品世家发布公告称,与宝德股份的股权转让事项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8月4日,江苏综艺集团收购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综艺集团以现金方式斥资4.615亿收购枝江酒业71%的控股权。

尽管酒行业每年都有业外资本的并购,但今年与过去仍有不同。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指出,业外资本并购白酒已褪去“野蛮”,海银系和复星系的并购更加务实,也更为理性,对并购后的管理也更合理化,在选择并购目标时也考察得更为细致。

纵观中国酒业历史,酒业的资本潮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0年之前,第二个阶段在2010~2016年。如今虽然没有进入第三个时期,但随着“资本热”的逐渐升温和业外资本的“务实”,第三个阶段将逐渐成型。

北京卓鹏品牌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卓鹏认为,这轮白酒资本热,虽然酒业和宏观环境都不同程度受到了疫情影响,但是资本对白酒还是很关注,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茅台的引领。无论是业绩还是股市,表现都很突出;二是白酒股表现异常活跃。除了茅台,山西汾酒、泸州老窖等股票相继破百,酒鬼酒等股票持续“飙升”,带动了整个白酒的股市热,从而引起了资本的关注;三是酱酒热。茅台、茅台酱香系列酒、郎酒、习酒、国台、金沙等酱酒品牌高速发展,也引起了资本的关注。此外,除了产业方面,新零售企业也会引起的资本的关注,比如酒便利、名品世家等。

“资本一直在选择各个可以投资的产业,它为的是追求回报率。白酒相对来说是一个高毛利、抗周期的产业,它受到资本的青睐很正常,”华策咨询创始人李童表示,“以往业内并购和业外并购都存在,但是今年受疫情影响,业内并购基本上比较谨慎。”

和君咨询酒水事业部合伙人李振江也提到,从2016年开始,无论是外界资本还是业内资本都持续不断地进入酒水行业,在试探和战略性地来完成布局。白酒产业毛利空间高,产业规模大,整体竞争相对又不是那么激烈,尽管这几年品牌集中度在日益提高,但是,区域性龙头企业和区域性品牌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所以,这给了资本市场一个非常重要的切入口,大家看到了5个亿以上的区域性白酒品牌,甚至是20亿左右的龙头品牌的并购整合机会,就像今年豫园股份收购金徽,正是看中了金徽的发展潜力。

2、“资本”能买到一切?

对于酒业并购来说,资本并不能买到一切。

细数一下,资本进驻后经营得到明显改善的企业并不多,资本进驻后,企业业绩得到明显改善的占少数,大多数业绩平淡,即使外资企业收购白酒也是如此,在现实中,更有不少被并购企业被二次转卖,如山东孔府家、孔府宴、安徽沙河酒业等。

从全球来看,并购都是一项风险极高的商业活动,成功的并购和并购的成功完全是两码事。当企业完成前期必要性论证、进行完一轮轮谈判、走完一道道手续,双方领导人签字握手的时候,至此,这算一次“成功的并购”,但要想达到“并购的成功”,这仅是开始而已。

首先,有钱不代表有人。即便有钱,行情也好,但并购的企业经营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造成这种不确定性的原因在于——经营团队。优秀的管理团队是贯彻良治、实现优秀业绩、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为资方提供长期可持续回报的核心资源,也是一个酒厂品牌价值的核心资源。离开这个核心资源,无论这个公司的品牌、产品是否更换,历史上该酒厂的品牌价值和核心资源都已不复存在。

比如某企业,在多方资本进入后,发展态势较好。但由于资本的进驻,也导致了内部的矛盾和博弈。先是原本的总经理辞职,而后是董事长意欲退出另谋他业。在团队逐渐解散的同时,公司业绩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李童认为,从资本的角度来讲,基本上分为业外资本和业内资本,业内资本本身对酒业很了解,它是善于经营的。往往业外资本在资金上是优势,但在经营上是弱势。它们普遍对酒业不了解,但是又要参与经营,这就导致了问题的发生。

华糖云商高级产业研究员高永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表示,优秀团队的形成其实也需要时间。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很多并购企业的经营团队一换再换。如果资方总是想着聘请一个力挽狂澜的经理人,这样的团队建设也无建设的可能性。所以,资本可以买到很多资源,甚至是品牌这样的稀缺资源,但团队这样的核心资源却无法批量购买。

其次,有行情不代表就有市场,战略很重要。“酒业既不怕有钱的也不怕有权的,要按照酒业的规律来做,不能盲目扩张”,田卓鹏认为,并购企业不能盲目全国化,区域品牌要区域化,省级品牌要省级化,全国品牌要全国化。同时,要有长期持有的战略打算。“我更看好产融结合,放长线来投资。尤其是大型跨界集团,要做长线,可持续地做好企业。比如天士力集团投资国台就是并购典范,他们累计斥资50亿元、历经20年精心打造的政府授牌、行业认可、社会公认的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随着国台的不断壮大,到如今,国台也即将上市了。”

在高永看来,白酒行业竞争的复杂性及资源性投入,都决定了一个酒企的发展必定是持久战。在这场战役中,如果资本方认识不到团队建设的重要性,无法和经营层建立良好的信任,企业发展就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使在酒业最好的时代,资本也无法享受行业发展的红利。

3、让资本更“值钱”

任何资本不会为了投资而投资,最终目的是增值、赚钱。酒类行业之所以受到资本关注,主要还是因为其“增值”性。

让资本更“值钱”,首先要找到优质企业。在田卓鹏看来,资本可以关注酒业的四个方面。

第一,关注省级龙头企业。在酒业集中化趋势背景下,省级龙头企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前三名,他们的体量、规模市场都有很大优势,如果资本加持,实现上市,将会有利于资本的增长。

第二,热门品类。比如酱酒品类,这几年很火,尤其是茅台镇的优质酱酒企业,是适合长期投资的。因为酱酒具有不可逆性,品质高,价位也相对较高,因此盈利也十分可观,贵州的核心产区都是投资热门。

第三,连锁新零售。因为连锁新零售都主要采取线上线下的发展模式,更容易与资本结合。实际上,新零售是现在酒业的一个风口,因为与国外相比,中国的新零售程度还不够发达。

第四,关注光瓶酒,尤其是名酒光瓶酒。他们有金字招牌,模式好,酒质好,未来光瓶酒品类市场也将不断扩容。

此外,资本也可以关注一些潜力品种,比如黄酒,黄酒的股票都是潜力股。长远来说要关注有潜力和具有爆发性的品类。

其次,资本注入后,实现有效融合。

“不管怎么说,酒业依然是资本值得去选择的一个产业,但是资本方要完成自己的定位,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李童说道。

对于收购之后的工作,李振江表示双方要做“投后管理”的工作,这对于之后双方是否能够融合,占到了70%的作用。“对于酒业收购,资金只是很小的一方面,文化和组织力的作用,比钱更重要。”他说道。对于双方之间的融合,李振江认为有四个问题需要注意。

一是并购方和被并购方的业务如何做融合和升级;二是双方之间本身拥有不同的资源,它们要想办法做资源上的嫁接,实现有效整合;三是文化方面协同,收购方和被收购方属于两家不同的公司,彼此要做到价值观的一致,再进行组织机制和文化流程的建立;四是组织上的融合。并购方一般会派人员进入被并购方,他们代表了收购方的意志和属性,往往此时容易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这也是酒业出现那些失败案例的主要原因,所以有两个带头人值得资本方注意,一个是业务带头人,另一个是组织融合的带头人,这两个人进入收购方后,将会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