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推广营销 正文

酱香酒板块运动 谁的赤水河?

admin 2020-08-10 推广营销 216 ℃ 0 评论

2020年,酱香酒热还在延续,郎酒、国台先后亮出IPO日程;茅台振臂一呼,郎酒、习酒、国台、钓鱼台、珍酒、劲牌六大企业响应,在赤水河边开起了“G7峰会”,打造世界酱香白酒核心产区,而这一切,又似乎与后疫情期的行业大环境“格格不入”,如今,茅台将酱香酒的价值高点牢牢握在手中,第二梯队的企业高调动作不断,但品牌数量与市场占有率依然良莠不齐。

随着世界酱香白酒核心产区这一概念的出炉,一系列新的讨论也随之而来。酱香酒核心产区范围在哪里?依据是什么?川黔共享的赤水河谷能否孕育出不同的酱香风格?酱香酒打造产区,对其他香型的启发意义在哪里?浓香白酒能够聚集起核心企业与核心价值,找到自己品类的核心产区呢?我们再探这条被推向风口浪尖的世界最贵河流,找寻答案、谋求真相。

01、酱香“G7”引发的连锁反应

2020年6月8日,茅台、郎酒、习酒、国台、珍酒、劲牌酱酒、钓鱼台7家酱酒企业,在茅台举行仪式并发布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会上提出将赤水河谷建设成为世界优质酱香酒产区。

茅台领衔,六大酱香酒品牌响应,无疑是酱香白酒品类的一次“G7峰会”。这也是赤水河上下游两岸企业的首次联合发声“夺取核心区”。

在会上,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提出:与会企业要以互鉴促共进,与各位一道,共同把赤水河上下游区域建成生态基础最牢固、生产工艺最独特、产品品质最卓越、标准体系最权威、产区品牌最响亮、酱酒文化最鲜明的国际一流产区。

对此,郎酒、习酒、国台、珍酒、劲牌酱酒、钓鱼台等纷纷进行了回应,响应茅台的号召。关于酱酒核心产区的功能发挥,各个企业领导也谈了自己的看法。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认为,可以学习“干邑”和“香槟”这样同时具备地理名称与“地域特产”双重属性的产区经验:想到干邑就会想到最好的白兰地,想到香槟就会想到最好的起泡酒,其实“干邑”、“香槟”都代表各自的产区。同理,提到赤水河谷就要想到最好的酱香白酒。

对于这次酱香白酒企业抱团建设的行动,正一堂董事长杨光指出:自3月份上任以来,高卫东董事长一手搞“三找”,让企业焕发活力,一手紧抓实效搞实事,茅台成为了大国制造的荣光。今天是他首次向亮相同行,便以大格局、大视野的竞合理念,带领中国白酒走向一个新时代,这是彪炳史册的大事。

权图酱酒工作室创始人张权图指出: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发布共同发展宣言,标志着核心酱酒产区成为长江上游名酒带这顶皇冠上最闪耀的明珠,核心酱酒产区占据中国白酒最塔尖的品类,活动格局开阔、意义深远。

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也表示,当前酱香型白酒的火热趋势,把酱香型白酒的核心产区推到了至关重要的地位。而核心产区的形成,不是简单人为地画个圈就行,中国酱香型白酒的核心产区,正是依赖赤水河流域独特的自然生态而形成的特色产区。真正具有生命力的产区,除了要具备风土、自然、技艺等客观条件外,还要有产区著名企业、著名品牌带动。故而,这次会议上7家企业的联合声明显得格外掷地有声。

但是,G7领袖们的一致认同和行业内的充分肯定,也难掩衍生出的系列问题与争议,甚至是担忧。有业内人士表示,将茅台镇的核心产区地位让渡给赤水河谷,对酱香酒整个品类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但对茅台和茅台镇的酒企来说却未必。核心产区的概念被稀释,意味着曾经的酿造生态环境壁垒被打破,“茅台镇”这三个字是否还能是酱香酒的金字招牌?

对此,也有人回应,大产区和小产区的关系不是非此即彼,茅台镇依然是赤水河谷最核心的酿造区域。茅台镇的价值并不会被稀释,反而会因为酱香酒产区扩大而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尽管这次“G7”共同宣言被业内人士笑称为“大佬开会,与百姓无关”,然而从更实际的意义出发,将酱香酒产区还给赤水河流域,将赤水河还给川黔共有的公共生态资源,是这次会议更具有“未来价值”的诱惑。

02、赤水河沿岸,如何雨露均沾?

赤水河,曾经以“四渡赤水”战役闻名于世,后来因一瓶酒飘香世界。茅台和酱香酒将赤水河推上盛名,厂家、经销商、消费者、投资客循着酒香而来,试图在这里找到通往财富的途径。从2018年吹起的酱香热,短短两年吹向了大半个中国,赤水河流域内的企业要沾河谷的光,流域外的要蹭酱香酒的热,是一枝独秀还是雨露均沾?

1、“酱香热”谁能分一杯羹?

时间追溯到2016年,茅台在白酒中异军突起,到2018年零售价突破2000元大关,成为名副其实的“茅老大”。然而茅台在这一轮增长中不仅拉动品牌的增长,还营造了酱香酒整个品类的增长。到2019年,酱酒主流品牌成功打入市场,并形成规模化,“酱酒热”来到发展的高峰期;2020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酱酒发展势头有增无减,并向着2000亿的目标迈进。

历经5年,以一年一个脚印的快节奏、高规模、高结构、高质量特征引领酱酒品类来到阶段性转折点,经过五年的发展,酱酒在2019年取得1350亿左右销售收入,同比2018年增长约22.7%,行业占比约20%;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同比增长约22%,行业占比约38%。

除了有亮眼的数据以外,在酱酒进入新一轮的发展周期,各个酒类版块的酱酒开始有了新思想、新理念,更是极大的推动了行业的新一轮变革。茅台、郎酒、习酒、国台、珍酒等主要酱香酒品牌将2020年当做是品牌发展的攻坚年。赤水河畔之外,山东、广西等地的白酒产地也把发展酱香酒纳入了规划版图。持续2020年的“酱酒热”,谁能分一杯羹?

2、酱香酒品牌林加速成长

酱香酒热到2020年,出现了一些新变化。茅台凭借品牌高度和产品护城河,依旧“笑傲江湖”,享有绝对的领导地位。但曾经在这棵大树下“乘凉”的其他酱香品牌在过去一年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酱香酒品类的品牌林在加速成长中。

首先,从白酒行业的大背景来看,中国酒业在经历了长达四年的调整期后,进入强复苏阶段,为酱酒品类的异军突起铺垫了市场基石。

其次,茅台市场价逐步提升的蝴蝶效应推动白酒行业巨轮的前进。大环境的复苏,加上头部效应的引领作用,使得众多腰部酒企赶上了这波红利。

最后,伴随着消费不断升级,白酒市场进入以质取胜的时代,消费市场对高品质白酒的需求愈发明显。酱酒以其原料正宗、工艺复杂、产区突出、年份足够的优势成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首选。由于酱香酒对自然条件的高度依赖,以及复杂工艺的酿造技术等因素,决定了它的产量稀缺。无论是自然条件的不可复制性,还是产能的稀缺性,都决定了酱酒的品质。而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高品质白酒的需求更加多远,因此这也为腰部力量的崛起提供了市场需求。

在众多利好的大环境下,众多酱酒自身发展壮大的诉求也十分高涨。郎酒、国台、金沙、钓鱼台等在被疫情深度影响的2020年依然制定了充满斗志的发展规划。而郎酒和国台先后进入上市流程,或将为酱香白酒再添两员“虎将”。

3、“孤独的”汪俊林

一直以来,赤水河流域串联起的酱酒帝国中,贵州派系几乎独揽了酱酒的声势,在年产能与成品酒及原酒的输出上远远高于四川酱酒,茅台镇更是以酱香酒圣地的位置牢牢把握着酱酒品质与风味发展的风向标。但事实上,四川酱酒力量在酱香酒的生产酿造与销售上,这些年一直默默耕耘,同时正因为有着郎酒这样的百亿级企业的存在,才让这股力量不至于完全成为贵州派系的配角。作为四川酱酒绝对领军者的郎酒,似乎在矛盾中成长与缔造品牌,在漫漫赤水河两岸,郎酒一直或主动或被动留下自己“酱香基因”的声音与足迹,甚至有行业人士趣谈其“身在川心在黔”,这也让郎酒身上多了一份孤独,以及一份被理解的渴望。

在过去十年的郎酒成长轨迹中,虽然一树三花一直是其显著的对外标签,但这条品牌规划路径中,酱香型白酒历来都是重中之重,从过去的业绩层面来看,酱香型产品在企业总营收中一直占据核心位置,青花郎与红花郎销售额据信占比超过50%。

随着郎酒品牌升级战略的持续推进,强势打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定位的郎酒将青花郎作为其高端突围并抢占名酒头部位置的核心武器,而红花郎在次高端带所享有的品牌影响力与市场份额,早已使得其成为酱香白酒矩阵中少数的超级单品之一,特别是在400-600元这一区间,红花郎成为横亘在飞天茅台与新晋超级单品茅台王子酒之间的重要补充,和当前日益强势的习酒窖藏1988以及国台国标一起,组成了属于酱香白酒的品牌梯队。

总而言之,酱香酒作为给郎酒拼下当前行业地位的重要力量,将在品类占位与品牌升级端继续给予郎酒助力。随着下一步郎酒兼香战略的调整与升级,在香型上的双核驱动又将让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郎酒,当然这是后话,如今我们谈论的这个郎酒,是赤水河北岸的那个郎酒,地理位置注定了它不同于其他四川酱酒势力的成长路线图,这也是郎酒孤独感的由来源头。

4、酱香酒竞合新阶段

应该说,酱香酒作为发端于茅台镇的独特品类,虽然有毫无争议的白酒“老大”茅台,也有向百亿冲刺的习酒、郎酒,还有郎酒、国台争相于2020年IPO上市的风云激荡,更有劲牌茅台镇酱酒、金东珍酒等业外资本的争相饮酒,以及百亿丹泉、武陵复兴的豪迈,但是相对于占白酒产量70%左右的浓香、10%左右的清香,酱香酒只属于小而美的品类。

况且分别处于赤水河两岸的郎酒和茅台镇所有酱酒,历来都有鸡犬不相闻,甚至互相拆台、互相贬低、互为对手的争议,都认为自己才是酱酒“正宗”,导致出现内部不协调、声音不统一、形不成合力的窘境。

而打造如波尔多那样的世界第一产区,其第一要务便是团结合作,形成“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良性环境。

而郎酒董事长在参加“同心同向、聚势前行”——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签署仪式之机,与茅台董事长高卫东达成的三点共识(即:1、对大自然的馈赠常怀感恩之心,齐心协力共同抓好生态保护,守好绿水青山。2、严守质量底线,共同把品质做到极致、把企业做得更好,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产品,锦上添花。3、将赤水河红色文化与酱酒文化相融合,打造特有的深度体验旅游项目和产品,把茅台、郎酒、习酒串联起来,形成四川和贵州两个地区的互动,进一步推动高端酱酒发展。),则为茅台与郎酒的全方位合作,打下坚实的思想与组织基础。

这从高卫东和汪俊林在会上的致表态也可见一斑。

高卫东表示:茅台与郎酒是一衣带水的好邻居,郎酒近年来的发展成就有目共睹,值得茅台学习借鉴。双方要做好示范引领,以开放包容的姿态互学互鉴,共促竞合发展,聚合前行力量,共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

汪俊林表示:郎酒的发展离不开茅台的支持与引领,茅台对质量和品质的坚守,都是郎酒学习和看齐的榜样。新的消费环境与发展形势下,郎酒将全力以赴参与行业竞合发展,同茅台等兄弟企业一道建设好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共促赤水河流域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

实际上,这次茅台、郎酒、习酒、国台、钓鱼台、珍酒、劲牌酱酒能够坐在一起,并去掉贵州酒、四川酒,国企、民企、当地企业、外来资本等不同身份标鉴,搁置因产地差异而产生的风格流派之争,代之以“世界酱酒核心产区”成员的唯一身份,这已经表明,以赤水河为纽带,酱酒产业之“合”已经跨出了一大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03、酱香酒板块运动

2018年贵阳酒博会,仁怀政府提出世界酱香酒核心产区的概念,2020年茅台牵头组局,推动核心产区从概念向行动纲领进步。但对世界酱香酒核心产区这个概念,其实还有很多需要明确的地方。同一条赤水河,既能滋养南岸的茅台镇,也能滋养北岸的二郎镇,酱香酒产区不应该局限在茅台镇7.5平方公里的范围,而可以顺着赤水河“上下求索”,定义更大的空间,让更多企业分享酱香酒产区发展的红利,加入到赤水河谷产区建设的行列中来。

如今我们讨论的酱香酒核心产区,实则根植于2013年划定的“贵州茅台酒”酱香核心产区。在后来的发展中,这个核心产区被解释成了所谓“正宗”酱香白酒产区。产地解释扩大之后,就像茅台产能扩大一样,让划定在核心产区内的众多酱香白酒都受益。然而,在核心词产区之外的酱香白酒的品牌、品质就不好吗?相信郎酒首先就不同意这个说法。对酱香来说,产区固然重要,但不应该拘泥于“核心产区”这个地理概念。

1、南岸:贵派酱香酒的权柄

自2018年以来,在“酱酒热”“茅台热”的持续火爆中,赤水河南岸产区的贵派酱香酒成为了中国酱香酒的代名词,也牢牢把握住了酱香酒的解释权,以及酱香品类的话语权,这与贵州省委省政府的长远规划不无关系。

在产业发展方面,贵州和仁怀具有极高的前瞻性。2011年6月,贵州召开了全省白酒产业发展大会,明确提出了“一看三打造”的发展战略,即:“一看”就是“未来十年中国白酒看贵州”,而“三打造”则是要把茅台酒打造成“世界蒸馏酒第一品牌”,把茅台镇打造成“中国国酒之心”,把仁怀市打造成“中国国酒文化之都”。这一发展理念为贵州白酒产业加快发展确定了基调,也为赤水河南岸产区建设指明了方向。

十年来,作为贵州建设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建设重要载体的仁怀市,重点开展了茅台酒龙头企业引领、产区塑造、平台提升、集群培育等“九大工程”,并做了一系列基础性、前瞻性工作。

通过“九大工程”的实施,在贵州仁怀已基本形成了白酒产业的一个集群、两个基地和三个支撑中心,即:构建一个有世界影响力的酱香白酒产业集群;打造成具有行业核心竞争力的原产地保护基地和有机原料的种植基地;建设中国酱香白酒储存、检测和技术研发中心,标准化缔造和价格形成中心,品牌集群和文化体验中心。

目前,仁怀已有涉酒企业2800余家,其中,白酒生产企业523家。2019年贵州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值1131亿元,完成增加值1089.2亿元,同比增长15.8%。2019年,仁怀市地方酒类企业实现产量23.6万千升,非茅台系企业实现营收超过200亿元,上缴税收28.78亿元,同比2018年增长4.75亿元。

2020年,赤水河南岸酱香白酒产区进入第二个十年规划期,在总结成绩,谋划第二个未来的同时,如何应对酱香白酒越来越大的“盘子”,如何让酱香引领中国白酒走向世界等问题,成为了新时期酱香酒必须要解决的课题。

2、北岸:川派酱香的野望

从目前酱香白酒的品牌格局来看,川派酱酒还远远无法与赤水河南岸的贵州军团相提并论,不管是企业规模、数量还是较为成熟的风格与话语输出上,均没有形成地域竞争力,唯一一个有所地位的郎酒也只是孤军而立。长期以来,酱香白酒的品类推广与市场扩展,一直都是贵州军团在充当急先锋与主力,这种态势也让仁怀、茅台镇以及赤水河核心区域等地标成为大家谈论酱酒时绝对话题,没有话语权与健全的协调机制,川派酱酒的突围之路以及与赤水河南岸同享品类成长红利的设想自然难以达成。

早在2010年时,五粮液推出“永福酱酒”进军酱酒市场,曾被行业人士看做川派酱酒即将崛起的信号,然而“浓香大王”的这次浅尝辄止,并未在行业掀起太多波澜,仅仅成为一段往事。反之,这些年在茅台的带动与引领下,贵州酱酒愈发展露活力,一众二梯队品牌相继起势,产区在过去原酒输出与贴牌生产的运作模式下,形成了一批具有品牌实力并且有品牌打造意愿的积极分子。国台、金沙、钓鱼台、黔酒等都在极力拓宽自己的品牌人脉与市场布局,这也让一些行业人士将酱酒热称为茅台热与黔酒热。

从贵州产区发展与壮大的经验来看,区域龙头品牌的引领以及产区概念的深度挖掘与传播,是从上至下产生市场势能的关键。那么,作为赤水河北岸同样具有品质背书以及悠久历史的川派酱酒矩阵们,又能否依照同样的方式突围而出取得更具分量的成绩呢?

从四川白酒或者说四川产区的成长轨迹来看,浓香型白酒一直是这块神奇土地上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不管是六朵金花还是宜宾、泸州、邛崃、绵竹等几大产区,每一个主题中都离不开浓香白酒。期间“浓香鼻祖”、“浓香大王”、“浓香国酒”、“浓香正宗”等话术与品牌定位不断向行业输出,也造就了四川白酒最为闪光的地理标识,以及在浓香白酒品质及风格上的绝对引领权与话语权。这样的局面是几十年积累的结果,是从百亿企业到原酒生产企业等一起努力的结果,但如今当我们将视线转向“川派酱酒”时,这样的美好局面当然难以在短期实现。

但值得去期待与畅想的是,川派酱酒毕竟有着郎酒这样的百亿企业,也有着一帮想要从四川突围的酱酒品牌,更何况在今年我们开始谈论那个充满话题性的茅溪镇,这些都让行业不能不忽视川派酱酒,同样享受着酱香白酒绝佳的生产酿造环境,并有着悠久的品牌底蕴与市场口碑,以及一个一直将白酒产业作为核心工作来抓的政府,这些元素足以拼凑一个强有力的未来。

当我们对赤水河北岸与南岸的现在与未来做了一番畅想与规划后,我们似乎也应该冷静下来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让赤水河变得更具包容性,这条流淌了漫长历史的酱酒母亲河,本来就应该安静的惠泽河谷上下游企业,让更多的酱酒品牌从这里走出,成为与浓香、清香三分天下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在这里,我们得提到一个人,他便是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在他的认知与畅想中,有着关于赤水河两岸更为美好的未来。

2009 年,金东投资集团(当时名为“华泽集团”)以8250 万元全资收购当时破产重组的珍酒厂,改制重组为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之后十年内,金东投资集团先后投入10 多亿元,对珍酒进行技改扩能,增建厂房,改进生产设施、配套功能,提升工艺技术,全面开拓市场,珍酒开启了迅猛发展的势头,2019 年,珍酒销售收入跨过10亿门槛,成为贵州酱酒版图中更具份量的一块,这也使得吴向东这个酱酒领域的后来者有了更具底气的话语权。

在今年6月举行的那场“同心同向 聚势前行——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签署仪式”上,吴向东对于赤水河定位与酱酒产区发展的看法,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在他看来,关于酱酒核心产区的功能发挥行业应该有新的认知,吴向东希望从“干邑”和“香槟”这样同时具备地理名称与“地域特产”双重属性的产区得到启发,如同消费者想到干邑就会想到最好的白兰地,想到香槟就会想到最好的起泡酒这样的认知,其实“干邑”、“香槟”都代表各自的产区。

04、品类圣地与核心产区的推论启示

世界上出产美酒的地方往往离不开一条或几条河流,波尔多(Bordeaux)、卢瓦尔河谷(Loire)、罗纳河谷(Rhone)、纳帕谷(Napa Valley)、里奥哈(Rioja)……这些经典的葡萄酒产区几乎都可以看见河流的身影。

在酒的世界里,河谷,是重要的地理名词。而在葡萄酒产区中,一个河谷的左岸和右岸,上游与下游之间往往是和而不同的关系,同属一个大产区,但坚持自己的特色。一个成熟的葡萄酒产区,不会只有一味道。

正如干邑之于白兰地,香槟之于起泡酒,优秀的产区从来不惧怕同类型产品的竞争,反而能用自己的优秀品质在品类中打上自己的符号。还如波尔多,大产区下有十多个子产区,对一般的消费者,可以说“这酒来自波尔多”,对了解葡萄酒的消费者可以进一步介绍:“这是波尔多圣埃美隆的酒。”层层递进,精准定位。

波尔多是波尔多,圣埃美隆也是波尔多。同样的,赤水河谷是赤水河谷,茅台镇,二郎镇都是赤水河谷。赤水河不属于谁,而是属于整个酱香酒品类。

在法国波尔多,加龙河、多尔多涅河汇聚成吉伦特河,三条河流赋予波尔多更多样的风土条件,波尔多产区的概念下,装着左岸、右岸和两海之间三个大区,每个大区又能分出不同的子产区。他们层级清晰,等级分明,特色鲜明。

从波尔多的地图中可以看到,加龙河以西和以南的产区如梅多克、格拉夫和苏玳产区被称为“波尔多左岸”,加伦河与多尔多涅河之间的产区则为“两海之间”,如卡迪拉克波尔多丘,吉隆河以东与多尔多涅以北则为“波尔多右岸”。

左岸:因加隆河及多尔多涅河自山区冲刷了大量砂石,加上河道变化,使左岸布满砾石圆丘,砾石地排水性佳、反射阳光、储存热能、土地贫瘠,能使葡萄根部易向下扎根,吸热及排水性佳的优点也特别适合不易成熟的赤霞珠成长。

右岸:与左岸相对单一的土壤构成不同,右岸呈现更多的复杂性。圣埃美隆区的土壤由石灰质土、石灰质黏土和砂质地互相交错构成,还有夹杂着砾石的一些地方,由于改善了排水性,是圣埃美隆的精华所在。而波美侯产区,则是砾石上覆盖着黑黏土,它出品的葡萄酒名气最大,因为土质的结构最复杂。

波尔多左右岸不同的风土赋予同一种葡萄品种不同的特色,经过几百年的培植,左右两岸都形成了自己的代表品种,形成了不同形态的葡萄酒产业经济,并各有自己的王牌产区和酒庄。所以无论是葡萄酒的品质还是酒庄名气,波尔多左右两岸都是并驾齐驱,各领风骚。

自从 1976 年“巴黎盲品会”后,纳帕谷在世界葡萄酒产区中声名鹊起,现在已经是美国最致命的产区,纳帕河也成为一条世界著名的“美酒之源”。这里阳光充足,气候温暖,非常适合酿酒葡萄生长。在产区内云集了如啸鹰酒庄、哈兰酒庄和鹿跃酒窖等美国最知名的大牌酒庄。纳帕谷面积只有法国波尔多(Bordeaux)的 1/7,但形成了 16 个 AVA 子产区,且每个产区都各有千秋。

加州是美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美国 90% 的葡萄酒都产自于此。纳帕谷是加州最具魅力,最受消费者喜爱的产区,面积为 18,000 公顷,葡萄酒产量只占加州总产量的 4%,但产值却达到了 20%,可见葡萄酒多么受大众认可。

同时,纳帕谷也是加州最有名的葡萄酒旅游胜地,每年有超过 500 万游人前来观光,品尝美酒,只有加州的迪斯尼乐园游客人数可与之相比。

最好的白兰地来自干邑,这是常识。根据法国联邦鉴定的标准,干邑必须是在法国干邑区蒸馏的葡萄白兰地酒,那里约二十五万亩得天独厚的砂垩土,加上温和气候,成为最适宜种植葡萄的理想环境。而从酿造方法上来说,干邑必须以铜制蒸馏器双重蒸馏,并在法国橡木桶中密封酿制2年,才可称作干邑。

在干邑区分了六大葡萄种植区,分别是大香槟区、小香槟区、边林区(Borderies)、优质林区、良质林区和普通林区。其中,大小香槟区和边林区是干邑酒最好的产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小香槟区和边林区是干邑的核心产区,而剩下的是干邑的协作产区。

干邑的分类方法对酱香白酒大产区的打造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赤水河谷沿岸有城镇,有茂密的无人区,不同的海拔和纬度势必造成不同的温度和微生物群,对酱香白酒的酿造也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制定标准,划分不同等级的酱香白酒产区,形成更有辨识度和公信力的赤水河谷大产区。

05、停止瓜分,共建共享

有世界著名酒水产区做范例,白酒在塑造产区价值时可以以更包容的心态接纳不同的风格。白酒以香型做区分,不同的香型又有许多风格流派,丰富白酒香与味的范畴。

从早年白酒提出的黄淮名酒带,到白酒金三角,到茅台镇,白酒产区的概念一步一步细化。而细化的同时也应该兼容并包,以酒镇支持小产区,以小产区构建大产区,产区共建,红利共享。

回到赤水河谷,无论是川派酱香还是贵派酱香,都仰赖赤水河的水热与微生物环境,同饮一江水,何分你我他。

赤水河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场坝镇豆戛寨山箐,流经云贵川三省,在四川泸州市合江县汇入长江,全长444.5公里 (另有524公里、436.5公里两种说法)。其中上游云南境河段长73.5公里,川黔界河三段共长194公里,完全流经贵州境的河段共长126公里,完全进入四川境的下游河段51公里。

沿赤水河谷两岸,云集了上千家酒厂,占据中国名酒榜单超过60%的份额。这条看似普通的长江支流,每年为沿线酒厂提供产值数千亿,就业人数达百万之众,消费人群更是数以亿计,是中国著名的“美酒河”。

从地理学上来说,赤水河这样分属于两省交界的河流,并不独属于贵州或者四川,两省往往以河流航运中心线划分行政区域,对各自所用的河岸进行管理和开发。其实,云贵川三省就赤水河的开发和保护在多年前就开始合作。中国赤水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协作推进会自2017年起就每年召开一次,就赤水河流域不同的生态、经济问题展开讨论,并落实三省各自的责任。

1972年,周恩来总理作出了茅台酒厂上游100公里以内不准建任何化工厂的批示。从那时到今天,对赤水河的保护措施不断加强:

贵州投入近26亿元保护赤水河及周边生态环境,关停无环保手续、无环保设施、重污染的企业,处罚环境违法行为,追究涉嫌环境犯罪行为的刑事责任。酒企集中的仁怀市要求,禁止发展区一律不准新建扩建白酒企业,而且要把现有企业逐步搬迁出来进入规范发展区,严禁批准酒类技改建设项目和其他污染型建设项目选址。

2007年,贵州省环保部门与茅台酒原产地域的25家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签订了“十一五”期间主要污染物总量削减目标责任书。

2016年,泸州市古蔺县加强全县工业污水和规模化畜禽养殖的治理,将赤水河沿岸几十家没有环保设施的小酒厂全部搬迁至远离赤水河的工业区集中治理,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赤水河的污染。同时,针对煤炭行业,在“十二五”基础上,依法关闭了21家企业,目前全县18家煤矿企业、22家酒类生产企业和50家规模以上养殖场全部建有标准化的污水处理设施,按照环保部的规定执行最高标准。

2017年,茅台集团总投资4.68亿元修建了5座污水处理厂,2017年共处理达标排放污水200多万吨。

2018年初,云贵川三省正式签署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协议,这是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修复工作中首个建立跨省横向生态补偿的流域。三省商定,每年拿出2亿元进行赤水河流域的生态环境治理,出资比例为云贵川三省1∶5∶4,分配比例为云贵川三省3∶4∶3。

2020年5月,四川省人大城环资委举行《四川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条例(草案)》)立法听证会,从立法层面探索建立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协同开展赤水河流域保护的法治保障,有效处理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之间的关系,实现赤水河流域共治共管共赢。

四川政府对赤水河的环境保护一直保持重视,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治理赤水河生态,却没能获得相应的赤水河经济效益。就川酒而言,过去对赤水河的重视力度不够,让仁怀拿到了这条“白酒黄金水道”的解释权,这不得不说是川酒发展历史上的一次失误。

而川酒要在新周期塑造新的增量空间,赤水河和酱香酒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未来,酱香白酒势必还会继续发展,其高利润和高价值感也吸引了更多的经销商和消费者。川酒不能固守浓香,继续轻视酱香。而需要从主管部门到相关企业重新审视赤水河与酱香酒的价值,发现川酒浓香与酱香的平衡之道,参与到酱香酒发展的大潮中,并以川酒庞大的体量与品牌为酱香酒发展推波助澜,去培育属于赤水河两岸共生共荣的最大成果。

赤水河是谁的?是茅台的又不是茅台的,是仁怀的又不是仁怀的,是贵州的又不是贵州的,是四川的又不是四川的,赤水河是公域资产,属于南北岸,属于中国酒业。争夺是谁的不重要,就像这场争夺核心区的大讨论一样,关键看谁能用好,谁能实现经济价值的转换,谁就可以说:我属于赤水河。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