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推广营销 正文

酱酒产业进入“新头部时代” 其他酱酒企业的红利在哪儿?

admin 2020-06-29 推广营销 132 ℃ 1 评论

毫无疑问,酱酒热将持续下去!

即便是疫情,也无法阻挡酱酒企业的发展,上半年,各大酱酒企业的增长速度都十分喜人。比如习酒2020年的前75天实现营业收入22.75亿元,同比增长25%,实现利润6亿元,同比增长56%。上半年,习酒已经取得了“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阶段性胜利,保守估计营收超过了50亿元。

再比如金沙酒业2020年前4个月,销售额达7.15亿元,同比增长68%,其中高端酒占比已经超过60%。

前段时间,随着酱酒核心产区协议的签订,酱酒的一超多强格局也逐渐浮出水面。一个行业的红利如果被少数人知道,尚且可以快速发展,而随着各类势力的涌入,瓜分红利的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逐渐分化的酱酒市场中,如何才能抓到属于自己的红利呢?

1、酱酒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品类”

自6月8日,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在茅台镇签署后,酱酒产业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有业内人士称,酱酒正在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品类”。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整个酒类行业中,依旧以浓香为主。在第一轮酱酒热潮中,虽然很多酱酒企业、资本都比较活跃,但大多是上游的狂欢。而此次酱酒热则是上下游共同作用的结果。当前,酱酒对核心消费人群成规模化的培育已经基本完成,随着核心消费人群传播能力和示范效应的扩大,酱酒的消费人群也在全国范围内规模性的放大,酱酒市场的容量也在快速扩容。

如今的酱酒产业,已经成为了酒业增长的新一极。卓鹏战略创始人田卓鹏表示,酱酒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酱酒经历了从过去茅台独木支撑,到这次群体性爆发,特别是第二阵营、第三阵营的品牌迅速崛起的发展过程,加之后疫情时代下大健康热,促使酱酒进入前所未有的大繁荣时代!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同比2018年增长约22.7%,行业占比约20%;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同比增长约22%,行业占比约38%,其中,仁怀地区非茅台系酒企销售突破200亿元。以全国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酱香型白酒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产业”。

从品牌发展程度来看,一超多强格局已经基本成型。茅台一骑绝尘,郎酒、习酒已成为了全国性知名品牌,远超其他酱酒品牌。在酱酒热的加持下,以国台、金沙、钓鱼台、珍酒等为代表的后起之秀也发展迅速,增幅都在两位数以上,甚至三位数是常态。从2019年的发展态势来看,国台、金沙等酱酒品牌将迅速超越20亿元大关。

与此同时,从上市企业的角度来看,酱酒企业也将迎来第二股和第三股,目前,郎酒和国台都已经发布了招股说明书,上市只是时间问题。

从产区的角度来看,以茅台镇为焦点的涵盖赤水河上下游川黔两省的世界酱香酒核心产区,已经成为了一股强大且不可忽视的势力,且在国际上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过去一年,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产能约为47万千升,占全国酱酒产能的85%,实现营收约1244亿元,占全国酱酒市场的90%以上,已经形成了典型的产业集群。有行业专家认为,未来酱酒的内部竞争,一定是依托于茅台镇、仁怀、贵州、赤水河核心产区的规模竞争赛。

此外,酱酒的热度居高不下且发展迅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经销商的支持。作为当下大火的品类,消费者已经逐渐认可酱酒,而酱酒由于其品类特性,价格相对较高,在整个经销系统中,经销商、终端零售商都能挣到钱,这是对经销商的根本吸引力,而经历此次疫情后,经销商在选品时会更加理性,对产品的盈利要求也会更高、更加明显。

2、酱酒产业进入“新头部时代

然而,酱酒品类繁荣的背后,并不是所有酱酒企业的狂欢。

在当前一超多强的格局下,茅台不必多说,除飞天茅台和其他酱酒产品,其酱香系列酒也已经超过了百亿,其集团的习酒也在2019年销售额为79.8亿元,今年目标是百亿,从目前来看,问题不大。之后郎酒也是百亿阵营的一员,品牌势能和发展速度自不必说。此为第一梯队。

第二梯队中,国台、金沙、钓鱼台、珍酒等为代表的后起之秀发展迅速,都是10~20亿元规模的酱酒企业,根据近两年的发展速度,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甚至到30亿元以上也在近几年可期。北京正一堂营销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正品堂酱酒咨询机构董事长邵伶俐表示,如今,酱酒产业的发展已经进入了新头部时代。新头部酱酒主要是指以金沙、国台、珍酒、钓鱼台为代表的企业。他表示,在茅台的带动下,以金沙、国台为代表的新头部酱酒企业,如果能够进一步做好基本功,抓住酱酒发展的大势,建立清晰的发展战略,强化组织发育和孵化,年销售额突破30亿元问题不大。

1亿~10亿规模酱酒企业,主要以潭酒、酒中酒集团、小糊涂仙、云门等酱酒企业,这是第三梯队,而其中大多集中在1亿~5亿元之间。近些年来,第三梯队酱酒企业也在快速发展,动作频频。

但是亿元以内规模的酱酒企业仍旧占整个酱酒产业的大多数。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10月15日,贵州省仁怀市一共有538家企业拥有食品生产许可证,其中包括1家桶装水厂和111家注册地不在茅台镇核心产区的酒厂——也就是说,不管茅台镇实际上有多少家酒厂和作坊,能够合法生产白酒的,不超过426家。但是规模以上酱酒企业不过百家,规模小、数量多、品牌杂、布局散、价格乱,以茅台镇尤甚。可见,酱酒产业的分化已经十分严重了。尤其是经过了此次疫情,茅台镇的中小酱酒企业也面临着新一轮的洗牌。根据调查显示,今年以来,茅台镇中小酒企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过去依靠团购和“人脉”吃饭、或者以原酒销售为主营业务的企业,面临着更多的困难。

尤其是6月12日,贵州省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布的通知,直指仁怀白酒行业制售“窜酒”行为。邵伶俐表示,这个通知将进一步推动酱酒市场的净化,推动整个酱酒行业更加良性的发展和酱酒的分级分类标准制定,这对酱酒行业而言意义重大。在政府政策的推动下,酱酒产业的分化也将进步拉大,而该通知的执行也会驱逐一些资金能力较弱的企业,迫使他们主动退出市场。

3、抓住主动权,抓住新头部机遇

在整个酒业的集中化趋势持续加速背景下,酱酒红利在不断释放,要在这一轮酱酒热中抢占机遇,就要抓住主动权。

邵伶俐认为,在新头部时代,酱酒企业要实现增长,就必须要抓住新头部趋势。在消费分化的趋势和消费满足的层次逻辑下,新头部市场的价值愈发凸显,蕴含巨大机会。金沙、国台、珍酒、钓鱼台等中坚力量的酱酒企业就是抓住了新头部的趋势,发展速度更快,地位也愈渐稳固,新头部企业也出现了小繁荣的景象。在未来,这些中坚力量的发展速度会更快,其他有实力的新头部预备企业未来应该考虑如何抓住这个机遇进入到这个洪流中,积极对自身改造,成为新的头部品牌,新的创新品牌,抢占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抢占新头部机遇的后背其实也是抢人和抢产能。近几年来,以国台、金沙为代表的酱酒企业纷纷与全国各地大商深度合作,共同做大品牌。海纳机构总经理吕咸逊表示,未来在酱酒板块,将从抢大商、抢大店发展到抢人,抢关键人,抢消费带头人,因此引引入数字营销模式,让人、厂、货在酱酒销售环节中实现统一,十分重要。

除了营销方面,产能也是制约酱酒企业发展的重要原因,《糖烟酒周刊》首席产业研究员王传才认为,酱酒企业发展离不开产能的支持,郎酒和习酒之所以发展迅速,与其充足的产能分不开,金沙、国台等企业在发展的同时也十分注重产能的开发。而如何才能扩大产能呢?王传才认为,赤水河左岸的茅溪镇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这也充分体现了政府的前瞻性。酱酒企业要抓住主动权,就必须抓住有效的产能,以实现最大化的发展。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0-07-02 14:54:49]  回复

    177 2302 8298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