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酒水文化 正文

白酒行业“紧箍咒”解除!过去为什么要对白酒生产线设限?

admin 2020-06-12 酒水文化 74 ℃ 0 评论

白酒行业正悄悄的迎来一个重大利好,白酒生产线不再受限制。

11月6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同时废止。新目录中,“白酒生产线”已从限制类轻工业中删除。

困扰白酒行业发展14年的“紧箍咒”正式解除。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此前版本,“白酒生产线”是从“限制类”产业中移除。这意味着,白酒产业将不再成为国家限制类产业。

那么此前国家为什么要给白酒生产线设限呢?

据了解,这是因为长期以来,由于中国用世界不到10%耕地、6.5%淡水资源生产的粮食,需要养活世界近20%人口,因此“粮食安全”一直都是国家核心战略之一。自90年代开始,鉴于当时白酒产业集中度低、生产装备及技术落后,以及全国粮食相对匮乏的前提下,白酒一直处于被限制产业类型。

资料显示,首次将白酒生产线、酒精生产线(燃料乙醇项目除外)列入限制类目录,是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

此后的2011年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除继续限制白酒和酒精生产线之外,进一步将生产能力小于18000瓶/时的啤酒灌装生产线纳入限制类目录,并将生产能力12000瓶/时以下的玻璃瓶啤酒灌装生产线、3万吨/年以下酒精生产线(废糖蜜制酒精除外)列入淘汰类目录;

2013年,国家发改委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进行了调整,但其中对2011年版本中对酒类相关的目录未发生变化。到2019年4月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在删掉前述2011年新增的啤酒、酒精等生产线基础上,酒精生产线和白酒生产线继续列为限制类目录,但对白酒生产线提出“白酒优势产区除外”。

对于彼时将白酒生产线纳入“限制类”目录的决定,国家发改委在2017年答复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2855号建议(将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中删除)、第6672号建议(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时表示,本世纪初,白酒产业产能规模过大、企业数量过多、行业布局分散等问题突显,对国家粮食安全和行业持续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为此将“白酒生产线”列为限制类。

时至今日,中国酒业协会指出,如果单纯从粮食安全来看,历史现状已经不复存在。中国酒业协会曾多次向国家相关部门汇报并呼吁,取消或者调整白酒产业限制性政策,并曾组织了白酒企业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取消白酒产业限制政策的议案”。

中储粮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粮食产量达到6.58亿吨,实现了由“吃不饱”向“吃得饱”的历史性跨越,人均粮食占有量471.48公斤,较世界平均水平高出80公斤/人左右。据统计,自产+进口的双重供给下,水稻、玉米、小麦已经出现供大于需的情况,而上述粮食正是酿酒用的主要原粮。

行业分析指出,不少白酒企业目前也采取进口酿酒原粮的方式,以缓解自身用粮压力。这也意味着,如果单纯从保护粮食安全的角度来看,为白酒生产线设限已经没有必要。

限制白酒生产线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限制白酒产量,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起到的作用有限,同时限制令还对白酒行业发展造成一定的瓶颈。

此前,《四川日报》曾刊文分析四川省广安市白酒产业发展遭遇瓶颈的情况,其中对于当地“有资质酒厂偏少”的情况给出了这样一个理由。文中以当地某酒厂为例指出,因为“办不了证照”,最后只能通过收购内江的酒厂来解决资质问题。

据了解,自白酒成为国家限制发展类产业后,白酒生产企业在项目立项、土地供给、技改扩能、许可证办理、环境评价、税收、贷款等许多方面都受到严格限制。

有行业专家表示,之前的限制使得白酒企业只能技改而不能新建,限制解除过后酒企可以新建生产线扩充产能,就不会再去外面买酒厂了。但同时,业外进入酒行业也会变得更容易,利好与否还有待观察。

过去数年的发展表明,国家限制并未直接制约白酒生产量。

对于一二线名酒企业而言,为保证产品品质,其产能扩张多依赖自身,例如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就明确指出,2019年贵州茅台扩产,未来达到5.6万吨之后不再扩产,因为环境的承载能力不允许。此外,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区域中小酒企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这也就造成它们不会盲目的扩大产能。因此,从这一层意义来看,取消白酒产能设限并不会带来白酒产能的大幅扩张。

事实上,从白酒产业被国家列入限制类产业起至今的一些数据也表明了这一点。白酒产量在过去14年中经历了先增长、后下降、再小幅回升的过程。

2005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349.34万千升,至2013年,累计产量1226.20万千升,随后由2014年的1256.9万千升增长至2016年历史最高1358.4万千升,但2017年白酒产量1198.1万千升,首次出现下降,2018年则再次降低至871.2万千升,同比减少27.2%。2019年上半年,中国白酒产量同比小幅回升,增长了2.2%。

从数据不难看出,白酒被国家列入限制类产业并未直接减少白酒产量。

白酒限制性政策“解除”,业界普遍认为,这个调整顺应了行业发展需求,对白酒产业优化升级有积极意义。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称,这对整个白酒产业都是重大利好。对优质白酒资源更加利好,名酒产区将迎来更好的发展机会。

也有行业人士表示,短期内,这一调整未必能为白酒带来非常大的改变。从近期公布的白酒三季报会发现,白酒行业“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正在加剧,整个白酒行业的产量已经进入总量趋稳的状态,考虑到当前国内白酒产量的整体过剩和需求总量稳定现状,限制性政策的解除,不会迎来白酒行业产量猛增、需求旺盛的情况。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