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酒水文化 正文

郎酒PK国台酒业 可有机会?

admin 2020-06-12 酒水文化 87 ℃ 0 评论

几经波折,位居川酒“六朵金花”之列的郎酒股份终于正式冲刺A股IPO。

日前,证监会官网显示,郎酒股份已正式递交招股书,计划于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规模为74.54亿元,所募资金主要用于扩大白酒产能、数字化运营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至此,这家自2007年就已徘徊在A股门外的酒企,终于迈出了重要一步。

实际上,早在今年初,在四川省泸州市召开的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推进大会上,郎酒股份董事长汪俊林就曾明确表示,公司将加快上市进程,争取2020年上市成功。

5月下旬,另一大酱香型白酒企业国台酒业亦在积极谋求上市,并首度披露招股书。因此,随着郎酒股份IPO的最新进展,目前留给市场最大的悬念是两者谁能先登陆A股,成为第20家白酒上市公司?

净利润“暴增”

公开资料显示,郎酒始于1903年,产自川黔交界有“中国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畔,厂区地处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而该镇距离贵州仁怀茅台镇仅有49公里。

正是由于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个赤水河旁的川酒品牌不仅有“中国两大酱香酒之一”的名号,同时也位居川酒“六朵金花”之列。目前,公司主力产品包括以青花郎、红花郎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及以郎牌特曲、小郎酒等为代表的浓香、兼香型白酒。

随着招股书的披露,郎酒股份业绩的“神秘”面纱也由此揭开。2017至2019年,郎酒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和24.44亿元。

若以其2019年财务数据为例,其超80亿元的营收名列19家上市白酒公司第8名,24.44亿元的净利润规模更是超过山西汾酒、古井贡酒,仅次泸州老窖,排名第5。此前就有分析师对记者称,此次郎酒股份IPO不同以往,目前,业绩向好、财政、金融、税收以及配套产业支持政策将加快其发展的步伐以及上市的进程。

不过,业绩亦是值得推敲的地方。与2018年相比,2019年郎酒股份营收增长8.69亿元,增幅仅为11.62%,但是净利润却由不足8亿元飙升近25亿元,增速高达237%。记者查询发现,郎酒股份2019年净利增速之所以远超营收增速,主要是因为其通过减少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所导致。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郎酒股份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6.64亿元、18.58亿元以及16.06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18.21亿元、29.32亿元以及19.37亿元,可以看出郎酒股份2019年的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合计较2018年减少了12.47亿元。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记者查询郎酒股份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发现,其同行2019年的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依旧持续走高,如山西汾酒的销售费用由2018年的16.57亿元直线上升至2019年的25.81亿元,营业成本亦由2018年的29.58亿元上涨至33.36亿元。也就是说,2019年郎酒股份营业成本的投入与同行完全相反。同时,在销售领域,同行在持续加强销售的情况下,其却反其道而为之,大幅减少销售收入,从而才能导致公司的净利润在2019年实现暴增。

6月8日下午,记者联系郎酒股份方面询问相关问题,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该公司进一步回应。

“自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流量日益分散,郎酒缩减营销成本及销售费用可以理解为‘营销转型’。对于个人而言,还是蛮赞同郎酒股份的做法,让营销费用投入到有效流量上,而非‘广撒网’。”酒水研究者欧阳千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下来郎酒股份有可能会缩减传统营销费用,增加创新营销费用,“但综合起来或许会降低”。

毛利率名列前三甲

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此次募集资金主要分为白酒产能建设、数字营销建设、企业中心技术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四大方面。其中,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是此次融资最核心部分,拟投入募集资金为42.47亿元,占募集总额上限的56.98%。

而酱香型系列产品正是郎酒股份营收的主要来源。目前,郎酒产品分为高端、次高端、中端以及中低端,出厂价大于等于500元/500ml为高端产品,以青花郎为核心代表;出厂价300至500元/500ml为次高端,以红花郎为核心代表。报告期内,郎酒这两大品类产品总计销售收入分别为20.4亿元、38.31亿元、53.28亿元,整体占比分别为40.09%、51.46%、64.07%。

“公司中端、次高端酱香系列产品基酒储存期在3年以上,高端酱香系列产品基酒储存期在5年以上……公司2019年度酱香型基酒产能为1.8万吨,产能利用率已达到94.44%。”郎酒股份在招股书中如是表述,此次募投项目预计新增产能2.27万吨,加上吴家沟等其他在建项目,酱香基酒整体产能将超过5万吨。

而根据招股书,近年来郎酒股份以青花郎、红花郎为代表的高端、次高端产品的销量及售价正在呈直线上升趋势。以该公司高端白酒为例,2017年-2019年,其销量分别为680.07吨、1608.03吨以及2475.95吨,为之对应的,其平均销售价格为108.65万元/吨、119.82万元/吨以及129.14万吨。若按照500ml/瓶的规格(白酒500ml约等于0.4kg)计算,2017年-2019年,郎酒股份高端白酒的平均销售价格已由2017年的434.6元/瓶上涨至2019年的516.56元/瓶。

正是由于高端和次高端产品的销售收入和销量迅速提升,这也带动了郎酒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的提升。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毛利率分别67.71%、75.38%和80.94%,排名甚至连续超越洋河股份、山西汾酒、古井贡酒等酒企。2019年,其毛利率仅次于91.37%的贵州茅台,与行业第二泸州老窖(80.95%)基本持平。

债务压力大于同行

不过,虽然郎酒股份的业绩表现良好,但其存在不小的债务压力。

先来看反映企业短期偿债能力的两大指标——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注:流动比率是是指企业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速动比率是企业速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这两个指标是用来表示资金流动性的。)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04、1.07、1.17,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7、2.73、2.7;速动比率分别为0.31、0.32、0.45,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13、2.16、2.11。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郎酒股份无论是流动比率还是速动比率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除此之外,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也远超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06%、67.02%、66.06%,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9.59%、31.28%、33.58%。这意味着,在报告期内,郎酒股份的资产负债率每年至少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30个百分点。

在募集10亿元的补充流动资金中必要性中,郎酒股份坦言,公司正处在业务扩张期,目前采取的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融资数额有限,且自有资金已无法满足公司日益增长的营运资金需求。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