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酒水资讯 正文

酱酒扩产“白热化” 近20万吨新增产能将如何影响竞争格局?

admin 2020-06-12 酒水资讯 231 ℃ 0 评论

未来5年内,近20万吨新增酱酒产能的释放,将成为酱酒正式进入下半场的标志性事件。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国白酒迎来了最后一轮品质升级,酱酒也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代,赤水河正在呈现出一幅热火朝天的画面。

2019年开始,酱酒军团集体进入了“扩产模式”。在被行业专家称为酱酒第二轮扩产期的现在,竞争的“砝码”也在加大:产能从千吨级向万吨级转变。

如果把当下正在扩产的项目做成“热力图”,就会发现,赤水河谷的热度正在日渐攀升。可以想象的是,伴随着如此数百上千亿的投资,数十万吨新增产能的加持,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的蓝图也正在实现。

1、名酒引领,资本跟进

“赤水河谷”新增近20万吨酱酒产能

每年端午节左右,赤水河水位开始上升,水流变得湍急,河水颜色将由清转浊。赤水河沿岸的河谷地带也将变得炎热,与周围的凉爽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下,虽未到端午节,但赤水河沿线已经呈现出了“热火朝天”的场面:一场由名酒引领、大资本跟进,为期数年、并将深度影响酱酒产业和整个中国酒业的产能大扩容正在进行。

2017年底,茅台决定将投资十三五中华片区茅台酒技改工程,2018年,茅台酱香系列酒、贵州习酒、郎酒等酱酒巨鳄们也相继提出了扩产计划,正式拉开了“酱酒大时代”的新篇章。

在本轮酱酒产能扩张中,按照规划,茅台酒将在今年实现5.6万吨产能,茅台酱香系列酒新增产能3万吨,最终形成5.6万吨规模,贵州习酒新增产能2万吨,达到4万吨的产能规模,郎酒在3万吨产能的基础上新增2万吨,最终形成5万吨级的酱酒规模。

2018年,酱酒热开始被频繁的提及,同年,茅台提出将在2019年全力冲刺,提前一年摘下“千亿”大桃。酱酒的关注度开始上升到史无前例的高度,“扩产”也被频繁的写进酱酒企业们的规划中,并很快付诸实施。

2019年10月7日,是农历传统佳节重阳节。这是酱酒生产周期上的“开始”,酱酒企业们“下沙”,开始了新一年的基酒生产酿造。据后期统计的数据看,2019年,我国酱酒企业的投粮规模创下新高。

从2019年底以来,继名酒之后,由资本引领的酱酒产能扩张计划也正在实施。

先是金东集团与仁怀市签订240多亿的酱酒项目,其旗下的贵州珍酒也宣布将新增2000吨酱酒产能,达到1.2万吨;

贵州安酒则在习水县土城镇投资50亿元,规划2万吨酱酒产能,打造“赤水酒谷”项目,计划2020年实现产能1万吨;

金沙酒业也在今年年初公布了扩产计划,每年新增5000吨,累计新增1万吨产能;

四川茅溪镇也成为热点,泸州市方面计划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声称“再造一个茅台镇”。

此外,在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日前印发的《2020年度“千企改造”工程省级龙头和高成长性企业名单的通知》中,酒业家发现,涉及到酒类的有16家,其中多为扩产项目,除上述已经提及的企业外,还包括国台酒业6500吨、劲牌茅台镇酱酒8000吨、小糊涂仙5000吨、贵酒二期、金沙古酒万吨项目二期等多个项目。

据初步统计,本轮酱酒产能扩张期,最终将会新增约20万吨酱酒产能,而这一数据是当下已实现千亿的茅台航母都尚未拥有的产量。

“中国白酒产区普遍乏化,但酱香例外。以茅台镇为核心、以赤水河谷重点的酱酒产区,正在合围形成。”遵义市(仁怀市)副秘书长周山荣对酒业家说道。

2、新增产能或将5年内释放

影响几何?

据权图酱酒工作室权威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我国酱酒产能约为55万千升,占白酒总产量额7%左右,其中仁怀产区产量25万千升,四川产区约12万千升。同时,根据权图酱酒工作室的预测,未来几年内,我国酱酒产能将达到80万千升左右。

而本文所针对的也是赤水河流域,即仁怀产区和四川产区的酱酒产能扩张。也就是说,当下赤水河流域所新增的约20万吨产能几乎承担了整个酱酒未来几年的增量,这也足以表明一个事实:尽管酱酒不是赤水河的专属,但产区集中化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晰。

以仁怀产区和四川产区为代表的赤水河上下游约100公里范围,将形成“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

“由于酱酒特殊的时间周期,新增酱酒产能将在2024-2025年出现集中放量。”权图对酒业家说道。

而酱酒新增产能的集中放量,带来的影响也必然是多方面的。

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总经理邵伶俐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表示,本轮密集扩产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让渠道和消费者坚定了对酱酒发展的信心。

一直以来,稀缺性是酱酒的重要属性,对于本次酱酒企业的大面积、大规模扩产,会否影响到因稀缺性而带来的溢价?

“扩产不会对酱酒的稀缺性产生影响。”邵伶俐表示,赤水河流域的容量是有限的,现在各个企业的行为实质上是加速抢占总量有限的产能,挤占了未来其他企业扩产和增产的份额。

“由于产能的增加,反而会倒逼酱酒企业加大对市场的培育。”邵伶俐说道。

另一方面,当前酱酒在行业所占的份额仍比较低,虽然净利润占比近40%,但销售的占比尚不足五分之一。而更多的大企业、大资本加码酱酒并扩产,对整个酱酒的推进和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

“待产能释放后,将会进一步提升酱酒的市场空间,现在酱酒品类仍处在整体抢占其他香型的份额的时代。”权图说道。

邵伶俐也表示,产能的提升,会增添整个酱酒的力量,形成“集团军作战”,这对酱酒在全国市场份额的提升和白酒结构的调整有着重大意义。

此外,权图也提到,本轮酱酒产能的释放也标志着酱酒正式进入到下半场,尤其是茅台系巨大新产能和以劲牌、洋河等为代表的酱酒产能的释放,将会对酱酒行业内部格局产生重要影响,酱酒行业也将在届时进入品牌化竞争。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