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推广营销 正文

保健酒“伟哥”门调查:添加产业链或渗透白酒行业

admin 2020-06-11 推广营销 71 ℃ 0 评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一粒“伟哥”,或让中国保健酒断送在快速发展的半道上,而同样波及的还有此前曾遭受塑化剂之困的白酒行业。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食药监总局”)7月31日发布通告称,51家企业因在69种保健酒、配制酒中违法添加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的药品成分)等化学物质,并在产品名称、标识、标签上明示或暗示壮阳、性保健等功能,现已被要求立即停止生产,并召回全部在售产品。

笔者从“伟哥”的上游供应链中采访多家销售化工产品以及食品添加剂的企业得知,一条从原产地印度流向中国的西地那非、他达那非产业链,已在中国形成数年,其产品流向号称壮阳的保健酒、保健食品甚至白酒行业。

争执

在保健酒、配制酒中添加药物,已违反《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涉嫌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目前,已有19家企业被移送公安机关进行刑事犯罪侦查。

同时,食药监总局已下最后通牒,发布通告所有保健酒、配制酒生产企业均须开展自查。凡违法添加西地那非等化学物质的,要立即停止生产,就地封存产品,召回已售出产品,并于8月15日前向所在地县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报告详细情况。各省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汇总后,于9月10日前上报国家食药监总局。

在被通报的企业名单中,海南椰榜上有名令业界震惊。

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告称,国内保健酒行业龙头企业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椰岛”)生产的一款椰岛鹿龟酒被检测出含有类似“伟哥”的违禁化学物质。

不过,8月2日,海南椰岛发布《澄清公告》对样品是否为公司正品表示了怀疑。海南椰岛同时称,海南省食药监局每年对椰岛鹿龟酒进行抽样检测,检测结果均未含有违禁物质。近期,包括贵州省、沈阳市的多个省市相关部门都对椰岛鹿龟酒进行了抽检,检验结果均未检出含有违禁物质。

据介绍,被检出问题的椰岛鹿龟酒,标称的生产日期是2013年。当时,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曾将这一批次椰岛鹿龟酒销往四川100多件。半个月前,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绵阳一家超市,对标称由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椰岛鹿龟酒进行了抽检,结果显示产品涉嫌添加违禁化学物质,遂将抽检结果通报给了海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笔者致电绵阳市食药监局,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抽查到椰岛鹿龟酒涉嫌非法添加,但是其真伪还在确认当中。

海南椰岛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也告诉笔者,绵阳市食药监局还未将最终调查结果反馈给公司,因此是否非法添加要等到调查结果最终出来后,海南椰岛会发布公告。

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张大超告诉笔者,假货泛滥是海南椰岛这几年面临的窘境之一,这让曾经是保健酒第一品牌的海南椰岛,目前已经位列劲酒、鸿茅药酒之后了。

中国保健协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会员表示,海南椰岛曾是中国保健协会会员,作为一家国企,其应该不会冒如此大的风险。此外该公司的椰岛鹿龟酒强调的是调节免疫力、抗疲劳,并没有强调壮阳功能,往酒里添加“伟哥”有可能是仿冒者所为。

“我认为海南椰岛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作为蓝帽子保健食品,海南椰岛要获得GMP许可证需投入几千万资金,如果再去做违法添加的事,那违法成本可就太高了。”张大超补充说。

不过,目前而言,食药监总局与海南椰岛各执一词,究竟是海南椰岛擅自违法添加西地那非等化学物质,还是该抽检样品为假冒产品尚不得而知。但随着相关部门的调查,将会进一步水落石出。

源头

据笔者了解,西地那非、他达那非等化学物质我国并不能生产。那上述保健酒企业非法添加的化学物质是从什么渠道获得的呢?笔者在一些销售食品添加剂、化工产品的网站上找到了答案。

阿里巴巴[微博]的采购批发网站上,笔者随意可查到来自河南、陕西、广东、湖北的西地那非、他达那非经销商。多位经销商表示,国内无论是知名的还是非知名的保健酒企业,几乎都向他们购买“伟哥”原料。这也给这些经销商们形成了一种“无伟哥,不壮阳”的观念,部分经销商甚至认为往保健酒里添加西地那非是合法添加。

保健酒业内人士透露,部分经销商将普通酒里加上“伟哥”,冒充劲酒等知名保健酒品牌等状况也屡次发生。非法添加、以次充好在整个保健酒行业已经形成了恶劣的顽疾。

实际上,保健酒添加西地那非成分的化学物品,已经是这个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在阿里巴巴采购批发网站上,笔者以酒厂采购人员的身份咨询一家名为河南方大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刘先生。刘先生告诉笔者:“这个星期我们有个大客户一次性就买了100多公斤西地那非,买我们西地那非的客户,主要以做保健酒和胶囊片剂客户为主。我们这个西地那非和国外‘伟哥’成分基本差不多,是从印度购买过来的,在印度都是合法销售的药品。”

“如果你们公司是初次使用,建议你先买100g试用,如果效果不错,我们再确定大额发货。你自己都可以试试,按照每200mg兑1斤酒的比例,喝完几杯后,你就会感觉有血管膨胀兴奋的感觉,只要别超量应该不会有副作用。”刘先生说。

刘先生还告诉笔者,他们卖的西地那非分两种,一种是500元/公斤,另一种是1200元/公斤,前者易被检出,后者则很难被食药监部门检查出来。此次被查的保健酒企业肯定是购买了便宜的那种才会被查出来。

“现在查的严,我们卖给你的产品是肯定不会开发票的,所以我们之间的交易都是不赊账的,你打完款,我们就会给你发货。少量的产品会快递发给你,要是量大的话,我们会收一定的运费给你送到酒厂,总之会严格保证交易过程不外露。”刘先生说。

方大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的采购平台上显示,其所售产品名称为甲磺酸西地那非。甲磺酸盐西地那非服用后30分钟后 52%的人起效,1小时后有82%的人起效,本品半衰期为5至12小时。甲磺酸盐西地那非服用量为50~100毫克,建议东方人服用量为120毫克。

刘先生还介绍说,在保健酒中添加西地那非的量——“加到酒里按照用量一次是150毫克~200毫克,兑500g的白酒中,如果是生产保健酒,使用量再加倍。一般人也不会一次性喝上一斤白酒,因此摄入量在正常范围以内。”

笔者再次以酒厂采购人员的身份咨询了郑州一家名为盛仁堂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程先生。对方告诉笔者,他们的西地那非产品也分两种,一种是食品级,一种是医药级的。两种西地那非的原料都来自于印度,前者是公司自己用西地那非原料和其他物质配制的,纯度要低一些,后者则是纯度达到99%以上的西地那非。

程先生建议笔者购买医药级的,虽然贵一点,但是纯度高,且在印度本身就是医用,更安全一些。此外,如果是生产老人喝的保健酒,最好不要添加食品级的西地那非原料,喝了之后会导致老人血脂和血压升高,而医药级的年轻人和老人都能喝。

“为了避免因多添加而造成消费者出状况的事情发生,我们在卖给采购者西地那非时,会严格要求他们按照我们订好的添加比例来添加,如果他们的添加比例超出了我们定的标准,出了什么事我们是一概不负责的。”程先生告诉笔者。

程先生认为,很多知名品牌的保健酒企业也在添加西地那非,只不过他们添加的是质量好的医药级西地那非原料,而且这种行为应该是合法的。

“一些企业之所以不公开添加的原料,是因为怕仿冒者看到了原料后进行配比。而他们的添加是有严格的标准的。”程先生说。

不过程先生可能还不知道,西地那非无论是作为原料还是作为处方药,都不应该由没有这类药品经营资质的添加剂企业或是生物科技企业来进行销售,其所谓的合法添加在法律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黑幕

在与上述企业交谈中,笔者发现,一些知名的保健酒企业或是白酒企业成为上述违法销售西地那非的大客户。

“现在市场上很多仿冒保健酒,甚至仿冒白酒,都会添加一些西地那非。一些没有什么知名度的小酒企为了能将酒卖出去,会仿冒一些知名品牌保健酒,其味道没有真保健酒那么好喝,于是就往里边添加一些西地那非,喝完后容易兴奋。所以在一些小商店里销售的很便宜的品牌保健酒,一般都是加过西地那非的。光我们河南就有几十家小酒企在仿制品牌酒,不少企业都在我们这里购买西地那非原料。”程先生说。

如果保健酒添加西地那非是为了壮阳,那么白酒里添加西地那非又是为了什么呢?白酒企业为何会为了没有任何功能声称的白酒付出西地那非的成本呢?

“这些小酒企由于规模较小,品牌度不高,因此急需要锁定一些固定的低端消费者群体,而白酒中添加一点西地那非,会让喝的人感到血脉扩张,而这些低端消费者群体一旦喝习惯了他家的酒,一般不会换别的牌子的酒。”程先生分析说。

程先生告诉笔者,曾有自称是“老村长”酒的采购人员向他们购买过西地那非原料,不过他并不清楚买西地那非的是“老村长”的经销商,还是厂家的采购人员。

“干我们这一行的由于不开票,因此一般也不会问采购人员的身份,除非有的采购人员想要以更低的价格采购,就会说他们买的量大,并且告诉我们下回还做回头客,他们就告知自己是哪家企业。不过也不排除他们就是仿冒某村长酒的企业,白酒行业里仿冒销量大的品牌酒的企业多得是。”程先生表示。

有行业数据显示,“老村长”酒仅2013年的销售额就达到60亿元,主做光瓶酒(注:没有包装盒的酒)公司盈利6亿元以上,其在河北,河南、山东、天津、皖北、苏北是第一光瓶酒品牌。

上述方大食品的刘先生和盛仁堂生物科技的程先生均向笔者透露,一家自称生产北京红星二锅头的企业也均在其网购平台上买过西地那非原料。

刘先生表示,就在上个星期,自称为红星二锅头生产者的买者从他的店里购买了100多公斤西地那非,按照200mg兑1斤的比例,这家企业如果生产白酒,将可以兑出50万公斤,即便是生产保健酒,添加比例再加倍,那也是25万公斤保健酒,这个量算是很大的了,一般的小酒厂用不了这么多。

按照以上说法,笔者电话采访了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品控部的王主任,对方告诉笔者,该公司从来没有采购过西地那非原料,也绝不可能在酒里添加这类物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笔者,购买西地那非原料的也可能是红星二锅头的仿冒者,由于二锅头无论是品牌还是销量在白酒市场上都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在不少商店或小超市都存在假二锅头泛滥的情况。就在今年1月份,一家名叫北京七星酒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酒企就因仿冒红星二锅头被红星股份告上法庭。

不仅仿冒品牌白酒的酒企可能会添加西地那非,一些地方上的小酒厂也会为了提高白酒销量从而打出壮阳的名号往里面添加西地那非。

去年8月,就有媒体报道湖北建始县一家名叫九道泉生态农业发展公司的酒厂,为打开酒的销路,快速赚钱,暗地里在酒中添加西地那非违禁化学药品,最终酒厂负责人被刑拘。

在保健酒里违法添加的西地那非开始流向白酒,这可能会在塑化剂风波之后再一次重创刚刚复苏的白酒行业。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