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浩宇酒水招商网!
广告位 后台主题配置管理

网站首页 推广营销 正文

酒类大商豪赌上海滩

admin 2020-06-11 推广营销 63 ℃ 0 评论

笔者近期接连再遇几位中国酒类流通超商大商老板,酒类行业近期翻云覆雨变革大事件连出,不是个案,更不是个别区域。

最北端有华龙、最南端有蓝泉,都已进行股改在做新三板上市的最后冲刺。上海滩更是已经硝烟弥漫、并购大戏接连上演,歌德盈香既并购线上也买酒、又并购线下酒老板,百川联合谷品成立百川谷品、联合新泰丰成立百川新泰丰,怡亚通继收购龙川后,又在金山和奉贤频频出动资本之手。

笔者认为过去两到三年的市场剧烈震荡,一些大商已不能跟上市场盘整,归零于开放市场、让步于竞争对手。但视时间如生命的超商和大商,这个时候对受到市场持续压力、资金流动压力倍增的老经销商,频频伸出并购和联合的橄榄枝,搭建流通商业联盟帝国,构建和加强市场壁垒,阻击市场下行和竞争并没减弱的多重压力。

“这是个豪赌的时代”, 某超商老板在见到笔者时这样说。笔者曾经说过:盘整期市场,教条收缩或原地不动等同等待死亡。无论借助自身行业资金和渠道沉淀、还是资本力量和资本杠杆,唯有继续向前扩大渠道销售地盘和势能,酒类流通商才有在未来5~6年调整期继续、市场趋于完全成熟前,赢得一席之地

行业目前五大制约因素,让行业走到了“只有赌一把才能看未来的时间点”。第一,高档名酒和名庄酒价格去泡沫化,市场价格和前期进货成本倒挂,无论让传统酒类大商、还是进口酒大商,蒙受亏空;二,畅销单品利润快速消费品化,无论是名酒茅台、普五,还是进口酒拉菲、奔富,几大电商零售价甚至低于进货价频频发生,现在的名酒流通商更趋近于快速消费品的物流配送商;三,人力资源成本的持续上升,尽管酒行业整体利润大大下行,但中国社会通货膨胀、人民币贬值现象是宏观大势,劳动者的生活和生存成本在不断上升,最终还要转移到人力成本的持续上升;四,酒类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因为酒类行业整体利润大大降低,进入调整阶段,企业经营风险在加大,追求短期高额回报的资本这时都在理性看待酒类行业;五,物流成本持续上升,针对大众酒时代,一分的成本都要核算,相对低端酒物流成本甚至完全蚕食掉每瓶两三元的毛利。

根据笔者经验和分析,有以下几点原因让上海滩成为目前阶段中国酒类流通并购大战的第一战场和战略要地。

第一,上海是金融和资本的中心, 这里一百多年前已是全球四大金融中心,随着中国政府深化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和一系列针对上海的倾斜政策,上海未来取代香港成为亚太金融中心不是没有可能;

第二,上海市场足够的大,上海一个城市超过2,000万人口,已超过智利的1,700万,接近澳大利亚的2,400万人口(尽管人均葡萄酒饮用量还有差距);

第三,上海市场足够的优质,这里是全国人均收入和可支配收入最高的地方,且是各类消费品竞争完全国际化、完全市场充分化的地方,上海消费者每天接受国内外各种信息的冲撞,但这也让他们不断学习成为辨识能力很强的消费专家。尤其是针对葡萄酒和进口葡萄酒,上海普通大众消费者都能鉴别葡萄酒品种差异,愿意用更高的消费支出换取更佳品质的产品和更优质的服务。上海是中国最大勃艮地酒进口商、中国最大意大利酒进口商、中国最佳酒单进口商的老家,而这些品项在中国内陆往往被小众化和边缘化;

第四,上海滩不但是中国的财经中心,而且位于南北地理位置的中心,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点构成了中国市场这支大弓的三个点,而上海是弓的箭部发力位置,处于全国财经界意见领袖位置。这里成型和成功的商业模式,更易于影响、传播和复制到中国其他区域。而且,上海发生这么多并购,说明上海的营商环境比较好,酒商企业的财务比较规范。

上海是世界500强企业的中国总部齐聚地、是中国乃至亚太的金融中心,对于进口酒行业这里更是全国市场的最高的战略高地,大商联盟体华东之战已被上海滩大战点燃,并将更深入更广泛向周边区域蔓延。

(本文作者为中国葡萄酒协会联盟副主席、中国酒类流通协会进口酒专业市场委员会秘书长助理)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
搜索
标签列表